“输在起跑线”——这句话是忽悠我们一百年的讹言

2019-11-05 18:43:25

“输在起跑线”——这句话是忽悠我们一百年的讹言

神经学上没有“输在起跑线上”这种东西。实验发现了终身学习的神经机制。

愚弄了我们100年的骗局。

目前,许多人用“科学”的招牌在大脑周围设置骗局。父母最有可能落入这样的陷阱。

最近,我参加了几所学校的亲子讨论,发现父母的担忧非常相似:“我怎样才能提高孩子的智力?”"记忆训练课有效吗?""有测量智商的地方吗?"......在台湾,只要你宣传“智力发展”或“不要让你的孩子在起跑线上输”,你就不怕不付钱就做父母。

许多人被告知,人类大脑只有10%被使用,其余90%需要开发。在科学中,有没有这样的东西“只有10%的大脑被利用,90%的潜力可以被开发”?

有些人追溯了这句话的来源。事实证明,这是20世纪初美国世博会展台上的一则广告,而不是科学证据。因此,每个人散布的谣言就像雪球,欺骗父母整天把孩子送到各种培训班,以为这是为了孩子好,但没有人停下来问:“这种说法的证据在哪里?”

现在驳斥这种谬论非常简单,因为脑血管造影的研究和技术已经发展到直接观察人在思考、记忆、说话和听音乐时大脑的工作情况。实验发现,当一个盲人读盲文时,他的视觉皮层通过触摸来调用。如果一个正常人的眼睛被蒙住5天,他的视觉皮层将开始改变,做听觉和触觉的事情。那么,大脑怎么能让其他90%的人什么都不做呢?

人脑重约3磅,占我们体重的2%,但消耗我们身体能量的20%。当它消耗十倍的能量时,不可能只有10%的能量在工作,而剩下的90%却闲置着。

大脑的神经“被使用和用尽”。常用区域将被扩大,长期未使用的地方将被用于其他目的。最重要的是大脑不是照顾多余人的地方。因此,绝对没有“只用10%的大脑”这种东西

美国心理学家丹·尼森曾写了一篇文章批评这一谬论。他说:“那些告诉你只有10%的大脑被使用的人,他们只使用了自己大脑的10%”

大脑一生都是可塑的。

自然大脑的先天环境是不可改变的吗?

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卡根做了一个实验,每20秒钟给一组4个月大的婴儿展示一个新玩具。他一直在找。结果显示有些孩子喜欢新奇事物,并且非常快乐。有些孩子不喜欢它,痛哭流涕。他利用婴儿们的注意力不集中,在他们身后大声喧哗。那些喜欢新奇事物的婴儿会回头看看发生了什么,而那些不喜欢新奇事物的婴儿会放声大哭。

卡根推测,这些孤僻儿童的杏仁核(大脑皮层下的杏仁核样神经组织,是情感的中心)被过度激活,新奇和响亮的声音对他们来说被过度刺激。当大脑中的杏仁核检测到异常和威胁性的东西时,它会激活。神经回路激活程度低的儿童更外向和冒险,而激活程度高的儿童更容易害怕退缩。

许多年后,被卡根认定为杏仁核过度活跃的孩子长大了。他把它们带回实验室,扫描它们的大脑。结果显示,这些孩子(应该说是成年人)的杏仁核仍然对不寻常的事情反应过度,就像他们年轻时一样。但是大脑可以通过发达的前脑以理性的方式处理这些过度反应。因此,70%曾经害怕和退缩的孩子发展成健康的人格。

换句话说,尽管神经结构仍然相同,大脑可以通过后天学习使用认知方法来改变先天环境。

有一种草原田鼠,生活在丘陵地区是一夫多妻制,生活在草原地区是一夫一妻制。实验者用核磁共振扫描了两只雄性田鼠,发现一夫多妻制雄性大鼠在负责空间记忆的海马体后端更大,因为它必须记住妻子是谁以及他们住在哪里。一夫一妻制雄性老鼠不需要这个,因此体型较小。我们可以看到大脑会根据功能需求改变资源的分配。

另一项研究还发现,在海滩筑巢的海鸥能很好地识别它们的蛋。如果其他海鸥把它们的蛋放进巢里,它们一看到它们就会立刻用喙把它们推出去。但是在悬崖上筑巢的海鸥没有发展这种识别能力,因为它们不用担心混淆。即使乒乓球被放在它们的巢里,它们仍然会孵化。这些研究向我们展示了先天和后天的相互作用。环境可以影响基因,环境可以影响先天基因。

人脑是环境和基因相互作用的产物。我们不仅受基因的控制。

还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动物有产生维生素C的基因,如果不吃水果和蔬菜,它们不会患坏血病。在没有冷藏库之前,海上航线上的船员几个月看不到陆地,不能吃新鲜蔬菜,经常患坏血病。我们的祖先是从动物进化而来的,远古的祖先也有制造维生素C的基因,人类安定下来后,他们可以吃新鲜的水果和蔬菜,所以没有必要保留这个基因。那时,祖先们从未想到后代会发明船只来航行。在这一点上,中国人确实在智力和智力上更胜一筹。郑和去西方旅行了数千英里,但他把豆芽送到船上,豆芽可以提供维生素C,解决坏血病问题。

人类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大脑的可塑性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人类不断适应外部需求并改变大脑结构。

物种的进化很慢,但是个体的变化可以很快看到。最近一本新书讨论了互联网数字时代的到来给孩子们的大脑留下了印记,科学家们已经看到大脑的神经回路因此发生了变化。

你迟早会在一开始就赢。

今天的父母非常热衷于一些宣传和活动,如发展和早期教育,导致了一个普遍的共识:学习越快越好。特别是,我看到其他家庭的孩子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我担心我的孩子们如果开始晚了会失去生命。我为我的孩子们感到难过,所以我蜂拥而至。

事实上,神经学上没有“输在起跑线上”这样的东西。实验发现了终身学习的神经机制。

当我在研究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生物学教条,那就是大脑中的神经元在死后不会再生,不像皮肤中的细胞那样会不断代谢。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末,研究鸟类的比较心理学家发现,雄性鸟类的歌唱神经元在秋季繁殖季节结束时收缩,但它们在第二年的春天生长新的神经元。人类是从鸟类进化而来的。如果鸟类有,人类神经元有可能再生吗?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但是因为这个假设与神经学创始人卡尔的教条背道而驰,多年来没有人敢去想它。后来,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发现成年老鼠大脑中有干细胞,老鼠是哺乳动物,它们与人类的关系更密切。然而,没有人敢公开质疑卡哈的教条。这些话只敢在晚会上私下嘀咕。直到20世纪90年代,科学家们才看到猴子大脑中的神经再生,他们才开始公开讨论。

1998年,瑞典医生埃里克森(Eriksson)看到负责记忆的海马体中的齿状回神经细胞,在一名鼻咽癌患者的大脑中,在显微镜下发光,表明该患者仅在注射放射性水brdu(一种新神经元生长所需的蛋白质)后才分娩,表明神经细胞也在人脑中再生,从而推翻了原来的教条。

虽然不知道每天有多少新细胞在人类大脑的海马体中诞生,但是从对成年小鼠的实验中可以知道每天有5000到10000个新细胞诞生。所以我们不必担心“老狗学不到新把戏”,我们可以终生学习。非常重要的是,如果这只成年老鼠努力学习新事物,它大脑中新神经元的寿命会更长,留下的细胞也会更多。因此,需要思考的作业越多,新细胞就越多。大脑中保留的新神经元越多,他的学习成绩就会越好。

美国最近的一项实验邀请大学生来实验室学习如何从杂技表演团体投球。首先扫描大脑,然后让他们练习同时投掷和接收三个球,直到他们一分钟没有落地,然后再扫描大脑。受试者在没有接触球的情况下休息了三个月,然后回到实验室再次扫描他们的大脑。当实验者比较三张不同时期的大脑地图时,很明显,第二张地图中的顶叶有一些特殊的活动,血流增加,负责空间运动的面积更大。三个月没有练习后,这个地方又缩小了。因为这些大学生已经过了青春期,这个实验清楚地指出,人脑可以因外部环境的需要而改变内部工作的分配,就像一个成功的企业一样,内部流动性很大,可以根据市场需求随时调配人力。

现在看来,认为大脑在青春期后是固定不变的是错误的。大脑的可塑性是终身的,一个人将通过一生中的新经历不断重塑他的大脑。

因此,父母不应该让他们的孩子在起跑线上竞争。生活就像一场马拉松,他们迟早会在一开始就赢。

作者简介

洪兰(台湾中央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1969年从台湾大学毕业后在美国学习,并获得加州大学实验心理学博士学位。近年来,我觉得教育是国家的基础,阅读是教育的基础。我更致力于促进阅读习惯。我在台湾各县、市、村和离岛近1000所中小学发表演讲,推广阅读。他与尹建莉合作出版了《好孩子:三分命中注定,七分取决于教育》

尹建莉,著名的家庭教育专家,从事基础教育多年,现从事家庭教育研究和专业写作。他是经典教育著作《好妈妈比好老师好》、《最美丽的教育最简单》、《好妈妈比好老师好2:自由的孩子最有意识》、《从“小”到“大”的作者。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