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政府为何要跟科技公司过不去

2019-11-11 17:28:45

加州政府为何要跟科技公司过不去

加州最新立法将优步和莱夫特的司机归类为“雇员”,他们拥有相应的劳动保护、最低时薪、病假和其他权利,这将颠覆共享旅游业的当前商业模式。

源pexels

文|李俊

2003年,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审理了玩具业玩具公司诉美国政府案(玩具业诉美国)。案件的一面是漫威公司的子公司玩具业玩具公司,另一面是美国海关。根据美国的进口税率,如果是芭比娃娃等玩偶,则必须缴纳12%的关税,而普通玩具税率为6.8%。当美国海关和漫威就“暴风女”和“金刚狼”娃娃的分类进行争论时,法院最终裁定“x战警”娃娃属于变种人,而不是人类,因此相应的娃娃只需缴纳较低的税款。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案子时,我也觉得很有趣。但是优步和lyft以及加州立法机构之间最近的纠纷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9月初,加州议会通过了加州议会法案(ab-5)。其核心内容是将以前被归类为“独立承包商”的工人重新归类为“雇员”,并享有雇员应有的劳动保护、最低时薪要求和病假权利。

这项里程碑式的就业法案将迫使优步和lyft将其司机重新归类为员工,从而彻底颠覆目前共享旅游业的商业模式。

面对加州立法机关咄咄逼人的态度,优步首席法律顾问托尼·韦斯特反驳道,“我们不是一家运输公司,我们只是一个技术平台。”

托尼·韦斯特(Tony west)在9月11日的一次采访中进一步解释道:“优步提供了一个为几种不同类型的数字市场服务的技术平台,司机驾驶汽车完成转移已经超过了优步提供的基本服务。”换句话说,司机提供的旅行服务是基于优步在其订单和调度平台上的自然延伸,而这种延伸服务是由优步的承包商或分包商——所有优步司机——完成的。

优步的最终态度是,司机不是我们核心业务的一部分。

这个结论似乎完全不合理:客户在优步下订单,等待优步派遣和指派司机完成旅行服务。服务结束后,客户支付优步,优步最终与司机达成和解。自始至终,客户都在与优步打交道,优步也负责服务问题。

然而,许多事情不能用常识完全推断出来。根据加州最高法院的判例,政府应该使用“abc测试”标准来确定独立承包商之间的关系。

测试一:劳动者在履行劳动合同和实际工作中不受职业介绍所的控制和指导。

测试乙:劳动者从事的工作超出用人单位自身业务的基本服务范围。

测试三:劳动者通常从事与用人单位要求的工作性质相同的独立完成的业务内容。

最终,被认定为独立承包商的工人必须为自己工作。

符合上述条件的工人被加州承认为“独立承包商”,而不是雇佣关系(固定或兼职)。

我们可以逐一比较它们:

对于测试(Test A),一旦优步司机接受优步调度,具体的工作实施完全由司机和乘客决定,包括行驶路线、速度甚至是否等待。优步只根据工作的实际完成结果计算费用,并完成收款和结算。

对于测试B来说,如果优步宣布它只专注于数字技术服务,并将离线服务的实施移交给独立承包商,这也是有意义的。

对于测试C,很明显,即使乘客和优步司机相遇,整个服务也可以完成。

优步司机开车出去提供旅行服务,不管优步是否参与其中,所以它也成立了。

最后的结论是,与“abc测试”相比,司机和优步之间的关系更类似于独立承包商和职业介绍所之间的关系。

如果有读者对此有疑问,他们可以想想在中国分享司机的常见工作场景:一个司机面前有多个手机,每个手机运行不同的旅行和交通应用程序。当有新的应用订单时,司机可以权衡利益,决定是否接受。

如果我们认为司机与一家共享的旅游服务公司有雇佣关系,那么当司机在等待订单时,司机与哪家共享的旅游服务公司有雇佣关系,还是全部都有?显然,这没有意义。如果在等待订单时没有雇佣关系,为什么共享旅游服务公司要支付司机工资,以确保他们的收入符合最低时薪要求?

因此,归根结底,司机和共享旅游服务公司之间的关系完全是基于订单的,纯粹是工作(订单)外包执行关系,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兼职员工。

加州ab-5法案的实际实施也存在类似的困难。莱夫特目前在加州有大约325,000名司机,其中大部分是兼职司机。如果lyft将其转变为正式员工,它将需要开始要求这些司机轮班工作,这将与兼职司机最初的主要职业相冲突。对于一些没有固定空闲时间并利用一切机会提供旅行服务的司机来说,他们不能接受正规就业模式的任何时间限制。最终,大量的兼职工人和相应的就业机会将慢慢消失,乘客的成本也会更高。

此外,一旦司机和优步被确定为雇佣关系,优步除了薪资成本增加之外,还将面临无尽的运营风险。优步将为涉及人身伤害案件的律师带来财富,因为当司机受伤时,优步将被指控玩忽职守,并被送上法庭。最终结果是优步不得不购买高额保险来避免这种风险。

尽管优步和lyft一直积极站在反对ab-5法案的最前沿,但从各个行业的反应来看,该法案的影响范围不仅仅是共享旅游行业,还包括外卖和送货、物流等许多公司。,包括互联网外卖和送货公司的车门仪表板等。,这是最近最突出的。

共享经济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社会资源组织形式,是一种不同于传统雇佣关系的新型劳动组织形式。对于“新物种”,政府应该做的是真正了解其核心业务形式和创新的驱动力,而不是简单地应用现有的就业管理规则,这将最终扼杀创新。

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也是如此。Square是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

互联网上的上市公司。Square提供移动支付服务,允许用户通过一套简单的外部设备和相应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完成信用卡支付,消除了小企业申请商业账户的麻烦,不需要额外存款,只需收取交易费用。

目前square公司已经向小企业和消费者提供了约50亿美元的贷款。与此同时,square正在向政府申请银行执照。希望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移动转账服务,为1500万用户提供服务。

如果square说它不是一家金融服务公司,你会感到惊讶吗?9月初,square向旧金山税务机关提起诉讼,要求收回130万美元的税款。Square认为旧金山政府在税收分类上将其归类为金融公司是错误的,因为它是一家科技公司,应该征收更低的税率。

旧金山政府目前对金融服务公司征收0.40%至0.56%的所得税,对高科技公司征收0.13%至0.48%的所得税。具体来说,由于行业分类的变化,square的总所得税率将从0.475%提高到0.56%。

更重要的是,金融服务公司和高科技公司的税基计算标准也大不相同。金融服务公司被要求根据其全球收入的一部分纳税,即该公司在旧金山的工资总额与全球工资总额的比例。换句话说,如果一家金融服务公司的全球员工都在旧金山,那么支付总所得税的税基就是全球收入。

对于软件公司来说,总所得税的50%是根据旧金山在世界工资总额中所占的份额计算的,另外50%是根据旧金山在世界销售额中所占的份额计算的。因为square总部设在旧金山,雇佣了全球90%以上的劳动力,行业分类的变化将导致总所得税的变化超过50%。

从旧金山政府的角度来看,square是一家彻头彻尾的金融服务公司。但是square也有自己的不满。对于像square这样诞生于硅谷的初创企业来说,它们吸引了大量风险资本,建立了基于数字技术的新业务形式,并迅速扩大了市场份额。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业务形式来看,他们更像软件开发商,而不是提供支付、贷款和财富管理服务的传统金融服务公司。

“square的生产过程主要集中在软件开发和生产上,”该公司在加州法院提起的诉讼中表示。" square的绝大多数员工是软件工程师或支持软件开发的员工."一家以软件工程师为主要员工的高科技企业被公认为传统的金融服务公司,这使得硅谷所有的高科技公司都难以理解。

Square在诉讼中还表示,旧金山夸大了square的总收入,因为其成本-利润结构与传统金融服务公司完全不同。一方面,尽管square对其小企业客户的信用卡支付收取2.75%的费用,但这些交易费用中的大部分必须支付给银行和信用卡网络,这部分业务的毛利润明显低于传统金融服务公司。另一方面,square约40%的利润来自与金融业务无关的服务、硬件和比特币业务,这与传统金融公司完全不同。

目前,广场的收入主要来自四个部分:

基于交易的收入)-是传统的信用卡收据服务。

基于订阅和服务的收入——是square面向小型和微型企业的云计算服务,包括移动收银机pos软件和集成云计算平台。它可以帮助企业实现收银机管理、销售管理、库存管理、员工管理、客户管理等。,并提供模板业务分析报告和分析工具来帮助销售者做出决策。对于大中型企业来说,square甚至提供了由erp和crm软件包支持的薪酬管理、客户忠诚度管理和营销活动管理等功能。

硬件收入–用于移动支付、扩充卡pos和其他硬件设备的读卡器

比特币收入——公司对比特币的投资收入

从square今年8月发布的半年度报告可以看出,上半年8.62亿美元的毛利中,交易收入产生的毛利为5.33亿美元,占公司毛利的62%。公司超过三分之一的毛利来自订阅和服务收入。

对于广场等“新物种”,传统的行业分类方法和税收方法受到挑战。可以看出,如果square诉旧金山政府案最终败诉,一批金融和高科技初创企业将搬出硅谷和旧金山,以避免他们未来将面临的不公平税收负担。

让我们回到玩具业玩具公司诉美国政府。当时,法院的分类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不管这些x战警玩偶与人类有多么相似,它们毕竟不是人类。同样,对于优步和square这样的高科技公司来说,无论它们的业务运营与传统出租车公司或金融机构有多相似,在分析了它们的核心业务模式、竞争力和价值链构成后,或许我们真的不应该也不能简单地把它们视为出租车公司或传统金融服务机构。

玩具业玩具公司诉美国政府案被关闭后,“x战警”的忠实粉丝们戏谑地哀叹漫威公司为了节省5.2%的税收而彻底抛弃道德,破坏了“x战警”为变种人争取平等权利的努力。然而,政府监管部门如何看待互联网时代新型的数字生产组织关系,以及是否将其纳入现有的行业管理框架,绝非易事。

作者是《财经》的特别撰稿人和编辑:马克

加拿大28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快乐十分app 甘肃快3投注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