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蔚华与时光同行 试遍“士、农、工、商”各种人生角色

2019-11-13 14:19:17

马蔚华与时光同行 试遍“士、农、工、商”各种人生角色

《经济观察报》记者欧阳晓红说,“寒冷的冬天动摇不了你我的信仰。我们将一路向前,永不停止……”这是马魏华在他的书《了解华尔街》的封面上留下的一段话。这就像人生的独白-

多年来,就像梦者被浩瀚的蓝色大海吸引一样,无论角色如何转换,不安分的马魏华一直在追逐梦想。像马一样梦想,而不是华少。

作为招商银行前行长,马魏华不仅经历了中国银行业“技术破产”的危机时代,还与招商银行分享了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黄金岁月。像24年前一样,肇星银行率先“淘汰”存折,创新推出“一卡通”。2018年,率先实现全无卡网络,启动“淘汰银行卡”运动。他非常清楚,在时代的洪流中,只有当用户改变时,他才能与时俱进。回顾中国银行业的发展,金融业最大的变化是知道如何研究市场和客户的需求,并随着客户需求的变化而创新马魏华说,“就个人而言,最大的变化是形势不时发生变化,对变化有敏锐的洞察力,并在动态中进行前瞻性战略布局。”

退休后,马魏华转向公共财政:2019年6月中旬,他应邀加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影响指导委员会”。作为指导委员会的成员,他四处奔走,为建立一个普遍的评价标准欢呼呐喊。该委员会由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和开发署署长阿奇姆·施泰纳担任主席,成员包括来自金融和商业部门的10名世界领导人和思想领袖。

此刻,坐在记者面前的他刚刚结束了深圳市校友会长江商学院“影响力投资”的演讲。仍然穿着印有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圆形标志的深色西装。谈到公共财政,我特别兴奋。

马魏华今年70岁,与共和国同龄,他坦率地承认他在高中时代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但很高兴赶上了高考的恢复。深深感受到与国家同呼吸共命运;面对未来,投身公益事业,我至今不敢懈怠。

轮到他是一代银行家的终结。马魏华导演了赵星的《网络、资本市场化和国际化》三大戏剧,并与危机展开了一场赛跑,被誉为“中国最具创新精神的银行家”和“最优秀的银行家”。然而,尝试过“学者、农民、工人、商人”各种生活角色的马魏华,却有着最长、最难忘的“银行家”时期。这只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激情燃烧的时期。

1978年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1180万年轻人从农村、工厂和全国各地涌入考场,最终录取了大约62万人。在高考历史上,今年看到了两个罕见的学生。当时,录取率还不到6%,但正是这77名和78名学生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主力军。29岁时,马魏华也是其中之一。作为第一批考生,他被吉林大学经济系国家经济管理专业录取。

像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多数主要力量一样,1978年也是马魏华命运的转折点。他晚年的字典说:参加考试,去北方,去南方,去深圳旅游。

1992年10月,马魏华独自南下,一直担任中央银行海南分行行长、党委书记和国家外汇管理局海南分行行长,直至1999年。同时,海南发展银行(以下简称“海法”)解决破产清算的任命和西南财经大学一名博士生为期4年的学习丰富了马魏华的人生经历,甚至改写了他的价值观。

在这段时间里,中国经济不容乐观。整个金融体系仍处于行政管理之下,缺乏对货币金融的深入理解和规划,这曾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经济在1993年后加速发展,金融动荡并不少见,但监管却跟不上,引发了一场风险事件——1997年后问题的集中爆发。这也成为推动1998年金融改革、推动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直接原因。

我们可以在马魏华对海南七年的记忆中找到历史的镜像。1998年6月21日,中央银行宣布关闭1995年8月18日成立的海法银行。这是中国金融史上第一次因支付危机而关闭省级政府支持的商业银行。当时,为了维持一方的金融稳定,马魏华被命令在没有相应的法律框架、司法系统和辅助监管系统的情况下亲自处理海法的关闭和清算。

当时,马魏华还是西南财经大学的博士生,那些动荡不定的风险案例成为他论文的素材,比如《转型期的金融风险控制》,论文中包含了“个人理性导致集体非理性”的观点,来解释银行挤兑的形成和防范风险的思路。马魏华目睹了海法的兴衰,这让他认为防范和管理风险是银行家的头等大事。

马魏华曾多次表示,他选择未来申请业务的原因是海南经历了七年的起伏,可以总结经验来尝试管理商业银行。因此,当肇星银行的老行长王时珍游说他加入时,他觉得这是天赐之物。

就这样,1999年1月,马魏华来到深圳,并于同年3月正式被任命为本行董事兼行长。然而,前12年的金融监管经验给了马魏华一个新的宏观视角。在此期间,他见证了中国金融改革和商业银行市场化的全过程,也是一批关键的制度设计参与者、监管者和交易者。

根据时间表,马魏华在1999年初的招募和旅行处于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在该银行被正式任命为行长之前,它“意识到”离岸业务暂停和银行挤兑的风险。现在我觉得这让我害怕。”马魏华回忆道。

当时,中国银行业仍处于规模制胜的1.0阶段。用招商银行现任行长田惠宇的话说,在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时代,存款决定资产和规模,规模决定收入和利润,银行高度依赖资本。当时,五大国有银行主导着中国银行业,它们的关系、网点、客户等都没有。很容易被移交给中巴。

招聘的相对优势是什么?经常与华尔街政客和银行高管“玩花招”的马魏华敏锐地抓住了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零售转型的转折点。这不仅有深圳的创新基因,也与马魏华自身的危机感有关。包括他过去的宏观部门和金融监管经验。上任不久,马魏华和管理层提出了“三步走”战略:业务网络化、资本市场化和发展国际化。“这不仅是为了顺应形势,也是由不懈探索的内在动力所驱动的。”他坦率地说。

当时,马魏华认识一位ibm高管,经常和他讨论it话题。潜意识里,他甚至把银行视为具有it属性的金融机构。"银行实际上是一家科技公司!"今天的马魏华越来越这么认为。难得的是,在他上任之前,这位前行长有一个长期愿景——起初,该行只有9家分行,但其it系列都是以统一的方式规划、管理和设计的。一体机卡可以在所有九个分支机构存款和兑换。这种技术上的便利几乎改变了历史,巩固了零售基础设施,导致当时中巴业务的几何增长。零售战略开始时,储蓄占招商银行存款总额的40%,超过所有股份制银行。

当时,肇星有两个轮子:一张卡和一个网通。前者在马魏华就职前就已经出版了。后者是1999年肇星银行的“大片”。其重要性在于解决网点少、服务不中断的问题。“受益于此,肇星银行的客户逐渐变成了三种人:知青;城市白领;Vip高端客户。”这三类人对肇星有很大的零售支持。”马魏华说。他记得当时的招聘行动促使网上银行业务不遗余力,还与教育部共同组织了大学生电脑节。他还前往全国50所大学发表演讲。在2000年全国分行行长会议上,马魏华提出了“科技领先银行”的总体定位。

当然,“如果你想做某件事,你应该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而且有前途。你应该敢于做出前瞻性的布局。正如肇星银行第一次提出转型时所决定的“零售业务、中小企业和非利息收入”三个方向。”马魏华的看法没有改变。

马魏华提出的“两个脱媒”、“利率市场化”、“收紧资本限制”和“全社会财富管理”等建议可以说是对未来的准确判断。

所谓“两个脱媒”是指资本脱媒和技术脱媒。马魏华记得比尔·盖茨在上个世纪设计了一个执行软件公司来取代银行支付职员。这使得当时的美国银行协会极度紧张。游说国会和美联储后,最终否决了比尔·盖茨的计划。但是盖茨留下了一个信息:如果你的传统银行不变,那么你将成为21世纪灭绝的恐龙。"这是一种技术和技术去中介化,意味着银行支付的主导地位肯定会改变."马魏华说。

资本脱媒,即当时中国社会融资总量的90%以上是间接融资(银行贷款),但市场化的必然趋势是直接融资逐渐改变了间接融资的份额。“当时,我们判断这被称为资本脱媒,这就是我们选择转型零售的原因。”

改革通常是为了打破旧模式。如果说肇星的第一次零售转型最终取得了积极成果,那么始于2009年的第二次转型比之前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收效甚微。

马魏华直言不讳地表示,第二次转型类似于“资本管理、高定价、低成本”等管理指标,本质上是一次管理变革。其具体目标是:降低资本消耗;提高贷款定价能力;控制财务成本;为客户增值并确保风险控制。"管理提升是一个非常复杂和精细的管理过程."

“取用主义是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肇星没有外国股东,但并未影响其学习和吸收国际经验。原因在于马魏华。他的许多朋友都是世界顶级银行家,比如花旗银行的三位首席执行官桑迪·韦尔、普林斯和潘迪特,以及摩根大通的两位首席执行官威廉·哈里森和杰米·戴蒙。“他们都是我的老朋友。他们每次去纽约都会见面,并进行广泛的交谈。

在微妙的影响过程中,肇星应用了国际优秀同行的先进模式和产品。

由于前瞻性的布局和未雨绸缪的准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该行没有像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那样受到冲击。危机期间,它还在纽约开设了分行,成为自美国1991年实施《加强对外国银行监管法》以来,第一家在美国设立分行的中国银行。

2007年11月9日,当他接到纽约分行正式批准的电话时,他在党校学习时忍不住哭了起来。他认为帮助中国企业拓展美国市场是中国银行义不容辞的使命。此外,加入华尔街意味着它得到了国际金融界的认可。这些也是马魏华在内心不懈寻找的动力来源。他夸耀自己是“永不满足、永不停止的精神的忠实信徒”。

如果说在经济“新常态”下,中国银行业已经进入结构和质量取胜的2.0阶段。正如田惠宇所说,银行的盈利能力和市场价值不再完全取决于资产规模。资产质量和收入结构起着更重要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早在10多年前就改变了零售的银行处于领先地位,包括今天对银行市值的高评价。它还得益于马魏华奠定的基础和银行结构优化的管理。

进入21世纪的第13年,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马魏华,不顾内心的渴望,告别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转向了公益事业。然而,马魏华对公益金融的图景更加着迷,尽管在开始时他觉得做公益比做银行更难。他努力工作,希望公共财政的促进过程和影响投资能够更快。“新兴市场在促进可持续发展方面仍然面临每年2.5万亿美元的资金缺口。为了在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浪潮中引入更多的资本,我们期待在联合国框架下建立可持续发展影响评估的普遍原则和标准."马魏华在讨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影响指导委员会”的工作时说。

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博鳌论坛和达沃斯论坛的演讲,从中国的几所主要商学院到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迄今为止关于可持续发展和公共财政影响投资的几十场演讲都充满了马魏华的真诚和深厚的公共利益。他目前的工作计划是首先根据国际标准并结合中国国情制定标准,然后建立一个影响力投资生态,从而提高中国的影响力和国际地位。"这是一个历史趋势,将会激增。"马魏华认为,对影响力的投资意味着追求财富的积极回报,同时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在中国,它符合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和共享五个概念。这五个概念也是中国经济从高速向高质量发展的实践的必然要求。

几乎每天在路上,与时俱进,他慷慨大方:用现代企业的管理方法管理公益组织,用市场的原则分配公益资源,用财政手段实现公益目的。重要的是把金融概念和商业模式结合起来,利用公共福利财政来促进和解决社会问题。德鲁克是这样说的:所有的社会问题只有转化为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我们呼吁通过资本改善社会,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如今,前中青年人已经七十多岁了,但他们的心态没有改变。他们仍然是坚持不懈的梦想家。大屏幕准确地反映了一些像他一样跑步的年轻人。这些数字最终会融入时代潮流。有人说70年既长又短,老年人如生命的多彩运动;短暂如飞逝,很快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未来已经到来,我们别无选择。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个人口超过13亿的大国实现现代化的先例——促进可持续发展是对智慧和勇气的艰苦探索。马魏华人民仍在努力追求他们的梦想,不辜负他们的青春。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了元本io,向[1hncvmka]查询授权信息。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洲三分 在线买彩票